但从大陆回来找工作的这一个多月

2020-07-21 19:14

杨俊打算过几天就离开海南,到遍地都是机遇的深圳看看。“我也没办法了,不能一直在海口耗着吧,深圳机会更多,在那边我能找到和自己专业对口而且待遇更好的工作。”杨俊苦笑着说。

内地某著名高校毕业、从小就贴上“品学兼优,踏实刻苦”的标签的杨俊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不该是一名“毕剩客”,但从大陆回来找工作的这一个多月,杨俊表示已经身心俱疲了。“回来得太晚了,大公司比较好的尤其是我专业对口的职位已所剩无几了。”杨俊对于自己的“迟到”感到十分懊恼,“我之前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回来,在海南和我所学专业对口的工作本来就不多,外边的发展空间会大一些。但是,自己的故土情怀挥之不去,无论怎样最后还是要回来的,所以毕业后就直接回海南了。可是,等我最后下定决心回到海南已经快到7月份了。那时候海南的校园招聘已经寥寥无几,大型招聘会跑了好几场,发现企业招的大都是服务类的,和我的专业对不上。”

从去年9月份开始,到今年的7月份结束,“史上最难就业季”历时10个月。大浪淘沙,669万应届毕业生有的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工作成为“毕胜客”,有的仍两手空空成了“毕剩客”。

对很多还没找到工作的“毕剩客”来说,曾倩算是非常幸运了。一个学物流管理的大专生,一出来就能在一家营业额很不错的手机店当会计,包吃住,工资2500元。“你没听错,是会计,我跨专业就业了,厉害不?”曾倩笑着解释,“别担心,我在毕业前就拿到会计职业资格证的。”

从今年3月份到现在,周静已经往海口各个小有名气的幼儿园投了不下30份的简历,但由于种种原因,周静一直没有找到一份令她满意的工作。“今年找工作的压力太大了,真没想到连一向鲜人问津的幼师都成了香饽饽,我觉得压力山大啊。”周静叹了口气,“其实老家那边已经有一个幼儿园要我了,待遇也不错,但我就是想留在海口,在海口待了4年了,实在不想回老家。”尽管不甘心,但周静最后表示,要是9月份还是找不到工作,她也只能回家工作了。

从重庆某师范学校英语专业毕业以后,赵玲回到海南跻身到“海投”简历的大军。“还不是为了他。”赵玲有些娇羞嗲怪地横了旁边陪同的男朋友一眼,“我本来在重庆已经找好工作了,但他打算在海南发展,我父母也希望我回来,我就放弃那边的工作回来了。”但让原本信心满满的赵玲沮丧的是,海口的教师工作并不好应聘。“我昨天刚去面试回来,表现得还行吧,但看其他人也是信心十足的,我也没啥底气了。”虽然临近海口的定安、澄迈等市县也在招聘相应的职位,甚至待遇还要再好一些,但赵玲还是坚持要在海口找工作。“回来海南肯定要在海口或者三亚待着啊,跑回那些小市县,那我出去读了四年大学不是白读了?”赵玲说。

在采访过程中,杨俊一直在强调专业对口这件事,而杨俊也说已经有好几家海南公司向他伸来“橄榄枝”,但都因为和自己专业不对口或者公司太小等原因拒绝了。当记者试探着问他能不能暂时不要考虑专业问题先就业再择业时,杨俊脸上浮现出不解的神色:“那我学了这四年的东西不是都白费了吗?四年的青春可不是闹着玩的。我不能找一个不对口的,公司太小的我也没办法接受。”

“唱说演跳,幼师竞聘者中不乏幼教专业的本科生,但非师范非专业的应届生也来与我们分一杯羹,这是怎么了?”毕业于海南师范大学学前教育专业的周静对商报记者诉苦道。

在这些“毕剩客”中,有感慨着“还好有爹妈养着的‘庆幸族’”,而那些让“毕剩客”们“眼红”的或找到工作或考上硕博的“毕胜客”们又有着怎样的无奈?商报从今日起推出“毕剩客”vs“毕胜客”系列,看看这两个看似对立的群体能碰撞出怎样的火花?

的确,一个大专生要想在这个最难就业年突围,没点“绝技”是完全没胜算可言的。曾倩从上大专开始就有了危机感,“我本来就比别人起步晚了一大截,再不好好努力真的只能回家种白薯了。”刚上大一,曾倩就积极参加学校的学生会,投身社团活动。到了大二,她就考了几个证,还做了一些兼职。这样,大三时,靠着人脉和实力,她顺理成章地找到了一份自己感兴趣的会计工作实习,然后开始边工作边考证。凭着出色的工作能力和踏实的工作态度,拿到了会计资格证之后,曾倩很快就找到了一份让他人艳羡的工作。

“找呀找呀找工作,找到一个好工作,敬个礼呀,握握手,我们都有好工作。”何时开始,儿时的轻松无忧早已被生活的种种琐事遗忘。每一年的毕业季,都有人为了工作痛哭流涕,黯然神伤。能不能将世俗的压力卸下,将过多的期望丢掉,世上没有好工作,只有你能做好的工作。

面对幸运的说法,曾倩淡淡地笑着:“我从来不相信什么运气,好事情都是靠你一步一步的努力得来的。”